您的位置:首页 > 生活 > 星娱 > 郑云龙:“音乐剧王子”不是我

郑云龙:“音乐剧王子”不是我

时间:2019-09-27 13:59:32 来源:搜狐娱乐

采访郑云龙那天,是在一家老旧的酒店房间里进行的,空间狭小,光线昏暗,唯一的桌子上摆满了化妆用品,如果五六个人同时在房间里走动,就会拥挤不堪。我们惊讶于一个当红艺人窝在这样的小房子里接受采访,但郑云龙对于这样的环境泰然处之。

受限于空间的原因,加上想做一次特别的尝试,摄影师安排郑云龙面对着镜子做采访,像是一次自我剖析。郑云龙乖巧地坐在镜子前,娓娓道来他走红之后的心路历程,以及这次与话剧界前辈合作的感受。

让我们感触颇深的是,他在走红之后心态的“稳定”。对于专业,依然保持着谦虚的求知态度,跟前辈们合作沟通的时候,最想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,会在网上搜自己,主要想看观众真实的剧评,尝试演话剧之后,他开心自己在舞台上的台词和节奏得到很多提高和锻炼。《德龄与慈禧》中,卢燕老师92岁了还在舞台上表演,他深受感动,希望自己也能“永远演下去,演到演不动为止”。

从字里行间中不难看出,郑云龙就像一块海绵一样,通过每一场表演,每一次合作,都在全力吸收着养分。甚至有时候在吃饭的时候,他都会突然发一下呆,“突然想到了一个反应,然后可能就吃着饭自己说两句词,不好,继续吃饭这样。”

但面对外界时,郑云龙表现出他性格中“钝感”的一面。到现在他还是不太适应被粉丝接机,遇到这种情况时,第一反应是跑!当红艺人难免会有偶像包袱,郑云龙却对穿着打扮毫不在乎,即使有网友调侃他长得像“光头强”,他也没有刻意注意自己的表情管理,“沙雕”依旧,在我们的拍照环节,不仅情景再现了自己的三个表情包,还拿着拍立得拍出了一个挤下巴的照(hei)片(tu)。对于网友的“挖坟”行为,他也非常看得开,“不怕,翻吧!这有什么!”“其实自己看看原来的事儿不也挺有意思的嘛?”“我黑图还少吗?我要这么在乎这个的话,我不就早抑郁了。”

或许就是这种对事业的敏感,以及对外界纷扰的钝感,组成了一个接地气又脚踏实地的郑云龙,他说:“不管我参没参加《声入人心》,我都没有改变过,我还是做我的工作,我还是演我的戏。”事实也确实如此,很多人走红之后,都会选择接影视剧,上综艺,提高自己的曝光度,郑云龙却依然选择出现在别人看来并不赚钱的音乐剧、话剧舞台上,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坚持在舞台上呢,他只会答:“热爱,喜欢,再说我也不会干别的,比较笨。”

演光绪扮古装担心发际线后退

暂时不考虑进军国外音乐剧市场

搜狐娱乐:接到这个话剧的契机是什么?

郑云龙:契机就是我之前在上海演《漫长的告白》的时候,这个戏的制作人去看过我的戏,就觉得我比较适合来出演这个光绪皇帝。

搜狐娱乐: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古装造型的时候,内心OS是什么呢?

郑云龙:挺奇怪的,真的是第一次清朝的这种扮相,反正就觉得非常奇怪。

搜狐娱乐:昨天晚上开演了,感觉怎么样?

郑云龙:紧张,因为第一场,又跟那么多老师合作就会非常紧张其实。

搜狐娱乐:扮古装会不会担心自己的发际线?

郑云龙:这跟扮古装有什么关系?

搜狐娱乐:因为它勒头。

郑云龙:哦,这样会让发际线越来越往后是吧?

搜狐娱乐:对,你还不知道是吧?

郑云龙:我不知道,是吗 ?会这么吗?(会!)那有点担心,还有好多场呐!

搜狐娱乐:这次演光绪皇帝,为这个角色做了哪些准备?

郑云龙:比如说看很多书籍,跟光绪、跟慈禧有关的书籍,回到这个光绪年间的历史事件,很多东西都要参考一下的,包括还有很多历史学家也好,很多文学家对光绪的一些作品和介绍,也会看一看。

搜狐娱乐:跟江珊老师对戏紧张吗?

郑云龙:紧张。(怎么适应?)熟了就好了,哈哈!一开始跟江老师也不认识,从小看过她很多很多的影视作品,也很喜欢江珊老师,后来排练了就非常熟,彼此也比较合得来,我跟江老师真的性格很像,比较合得来,所以慢慢慢慢熟悉了以后就好了很多。

搜狐娱乐:江珊老师说要跟你学唱歌,那你这个老师现在当得怎么样了?

郑云龙:老师不敢当,主要是江珊老师非常喜欢音乐剧,我们也有一个小约定,有机会一定要合作一次音乐剧。

搜狐娱乐:之前大多是演音乐剧,这次演话剧你感觉跟音乐剧有什么不同呢?

郑云龙:其实表演方法是一样的,都属于舞台艺术,话剧跟音乐剧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音乐去把控你所有的演员节奏,你只能用语言和台词的技术,这个是我原来不会的,通过演话剧在台上的节奏和台词得到了很多提高和锻炼,这是我来尝试演话剧目的。

搜狐娱乐:在演戏的时候你会不会注意观众的反馈?

郑云龙:我觉得演员在台上不要在乎太多观众的反应,如果你完全针对观众的反应去做你的状态表演的话,那其实你是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去演戏的,你不是以第一人称、第一视角的角度去演戏的,很多东西反应是不对的。

搜狐娱乐:在演的过程中,会特意去设计一些小细节吗?

郑云龙:细节是一定要设计的,这个还要反复地试,反复地想。其实我每部戏都会设计,因为我们每部戏都会演很多很多场,每天演的很多的细节、很多的点都不太一样,所以这个可能也是根据对一部戏、一部作品的熟悉度,慢慢你越熟悉,你可能发挥的空间会越来越大。有些东西还是在台上发现的,就是每天演每天的情感和你的内心都不太一样的,所以你每天表演的尺度也好,你表演的状态都会有微微的调整和不一样的地方,所以你抓住一些感觉可能你记住了,那就会变成放大了,就会变成很好的东西。

搜狐娱乐:做音乐剧演员很多人选择转行,你却坚持下来了,你觉得原因是什么?

郑云龙:热爱,喜欢,再说我也不会干别的,比较笨。

搜狐娱乐:有考虑过进军国外音乐剧市场吗?

郑云龙:暂时没有。

“剧场金字招牌”不敢当

有机会会参与到影视作品中

搜狐娱乐:现在你的演出票经常秒没,大家都称你是剧场的金字招牌,你怎么看这个评价?

郑云龙:不至于,反正我觉得演出不是一个演员的事,是所有演员的事,我觉得这是一个整体,就是我的戏不光是我一个人在演,所有演员都付出了很多的努力,一部戏的好与坏不是某一个或者某几个可以决定的,是一个整体,所以戏的好坏其实我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,我还是希望大家能看到我们所有人的努力。

搜狐娱乐:现在很多粉丝受你影响喜欢上了音乐剧或话剧,你内心会不会有点小骄傲?

郑云龙:开心嘛!开心更多一点,骄傲没什么好骄傲的,继续努力。

搜狐娱乐:每个行业都会有自己的职业病,你演音乐剧会有自己的职业病吗?

郑云龙:职业病是什么意思?(因为这个职业有的一种习惯)习惯就是…我个人比较喜欢发呆,发呆我一定是在想戏里面的戏,时不时地就去自己演给自己看,自己说给自己听,突然想到了一个反应,然后可能就吃着饭自己说两句词,不好,继续吃饭这样,这个经常会出现,经常会有。

搜狐娱乐:想在音乐剧方面取得怎样的成绩,或达到一个怎样的目标?

郑云龙:就是永远演下去,演到演不动为止。我告诉你这个是不可能现在就知道什么时候是终点,我这次跟卢燕老师合作,卢燕老师92岁了,她还在台上演出,所以我今年30岁,我怎么会找到这个目标呢?我还远着呐!早着呐!

搜狐娱乐:你觉得现在是音乐剧的春天吗?

郑云龙:反正没有原来那么冷了,春天不春天我觉得还谈不上。

搜狐娱乐:你设想的音乐剧的春天大概会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呢?

郑云龙:说不好,我也希望能像美国、欧洲包括韩国发展得那么好,这个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,现在还太早了。

搜狐娱乐:现阶段可以说是你事业的春天,会担心这个春天过去吗?

郑云龙:我是这么理解这个问题,对音乐剧来说,不管我参没参加《声入人心》,我都没有改变过,我参加《声入人心》之前我每年演的戏比现在还多,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春不春天的,只不过现在观众越来越多了,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,对于我个人来说,我还是做我的工作,我还是演我的戏,一样的,没有什么改变。

搜狐娱乐:未来有考虑过尝试其他领域吗?比如说进军影视圈,拍电视。

郑云龙:有机会的话,我还是会参与到影视作品,还是一样,我还是希望演一个好的故事、好的剧本、好的人物。

不怕被网友“挖坟”

回看原来的事挺有意思

搜狐娱乐:你平时会在网上搜自己的名字吗?

郑云龙:会。(看什么?)剧评。

搜狐娱乐:如果看到别人的批评会怎么样呢?

郑云龙:批评太多了,有没有剧评也有批评,批评要接受,不能光听好话不听坏话,你要想进步的话,你要知道你的问题在哪儿,其实你看剧评,现在看其实没有什么意义。

搜狐娱乐:为什么呢?都是表白是吗?

郑云龙:就是…对,以粉丝角度的评价很多,真正第一次认识你的人,观众的评价真的搜不太到,只能这么说,其实我还是很想看到问题,包括我跟很多老师、跟导演沟通的时候也是,多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。

搜狐娱乐:看到什么样的评论时,你会特别想要回复对方?

郑云龙:怎么说呢?其实我很想回复的,我以前微博我都会回复的,但现在回复,你要回复一个人你就要都回复的,这是公平的,都回复你可能今晚就不用睡了,所以干脆就…大家说得都很好,其实我很感谢他们,所以我就心领了。

搜狐娱乐:你觉得自己红了之后有偶像包袱吗?

郑云龙:可能真的没有。(真的没有吗?)你可以问我的团队。

搜狐娱乐:心态上有变化吗?

郑云龙:心态就是对自己要求越来越高了,这个真的是变化很大。(穿着打扮呢?)完全不关心。

搜狐娱乐:外界的评价会影响到你吗?

郑云龙:不会,真的不会,我是个不太会被影响的人。我是个比较有主见的人,我觉得对的事情可能真的不会被别人影响到,从小就这样。

搜狐娱乐:怕不怕被粉丝在社交网站上挖坟?

郑云龙:挖坟?什么意思?(就是翻出你以前的东西)不怕,翻吧!这有什么!

搜狐娱乐:没有想要隐瞒的黑历史吗?或者黑图之类?

郑云龙:我黑图还少吗?我要这么在乎这个的话,我不就早就抑郁了。

搜狐娱乐:现在已经随便了,自己也会主动去发一些是吗?

郑云龙:对,你其实自己看看原来的事儿不也挺有意思的嘛?十几岁的时候,天不怕、地不怕的时候,谁都是这么长大的。你看我现在跟你说这些,我再过30年,我再翻出来看看多有意思,对不对?有可能真的我现在跟你说的所有的话,我30年之后再也不会说了,所以你趁着这个时候就想说什么说什么、想干什么干什么。

搜狐娱乐:刚红的时候,你说自己不太适应被粉丝接机?

郑云龙:我现在都不适应,别说原来了。(怎么应对?)跑,哈哈!(最近一次又跑了吗?)对,因为我本来走路就很快。

搜狐娱乐:最近粉丝有没有做什么特别令你感动的事?

郑云龙:8月份在上海演《漫长告白》的时候,刮台风,他们都还是来了,你知道那天雨下得太大了,风又大,其实很危险,但他们还是来了,因为我看了很多细节,我听我助理说,很多人在卖你今天的票,外地的人,外地的朋友,因为航班、高铁全都取消了,他们在很多地方不是卖,送,如果上海有朋友想看的话,票可以送给你,因为我不想让大龙看到下面有空座,这个我真的很感动。

搜狐娱乐:那天场次还是很满的吗?

郑云龙:对,基本上都是满的,那几场,因为台风刮了好几天,两三天最少,基本上都满的,基本上没有空座,有些实在是来不了,没有办法。

搜狐娱乐:最近大家都在热议“私生粉”,你会有这个困扰吗?

郑云龙:我没有,我没有私生粉。(粉丝比较理智)对,理智一点好,对不对?不要干一些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。就希望大家开心为主,你很喜欢一个人,你为了什么?对不对?你肯定是为了开心,你不能喜欢一个人我天天为了他生气,为了他很多很多的其他东西去…这个有什么意义呢?比如说来看看戏、听听歌不也挺好的嘛!让自己有个好心情。

搜狐娱乐:身材保持这么好,是平时有特别锻炼吗?

郑云龙:我身材保持得一点也不好,因为我特别易胖。(看不出来,很瘦)对,因为我有秘诀。(什么秘诀?)就是生养得好我妈妈。

搜狐娱乐:网友调侃你长得像光头强,你平时会注意自己的表情管理吗?

郑云龙:不会。

搜狐娱乐:微博头像为什么要用一个特别沙雕的表情呢?

郑云龙:那个是我以前演过的一个角色,我觉得很可爱。而且那个妆是我自己化的,厉害吧?(双下巴是画出来的吗?)双下巴挤出来的。我那个时候胖,我那个时候190多斤,很轻松就挤出来了。现在160多吧!

搜狐娱乐:平时是如何在“音乐剧王子”和沙雕之间自由切换的?

郑云龙:“音乐剧王子”真的不是我,是另一位,刘姓音乐剧演员。大家误会了。(你想要大家叫你什么?)音乐剧演员,或者音乐剧王子的好朋友。

搜狐娱乐:音乐剧王子也可以有很多个。

郑云龙:我不用,谈不上。(不喜欢这个称谓?)对。

十年朋友最欣赏阿云嘎的善良

最难忘两人在《声入人心》时的时光

搜狐娱乐:前段时间你跟阿云嘎去草原拍摄,他有教你骑马吗?

郑云龙:没有,没有教我骑马,他嘲笑我。(为什么?)因为我不会骑。

搜狐娱乐:这不正常嘛!你又不是内蒙古人。

郑云龙:对,他说我骑马特别好笑。(好笑的点在哪儿?)我告诉你好笑的点在哪儿,我骑的那个马是个母马,而且特别小,因为我比较高,我骑上那个马以后就显得那个马特别小。(腿是不是在地上耷拉着?)对,就类似于这样的,所以整个画面看起来非常好笑。

搜狐娱乐:看你们有滑沙,好像没滑成功是吗?

郑云龙:他没滑成功,他把裤子滑破了。(那他怎么回去的?)他拿了个胶贴上了嘛!拿一个大力胶把那个裆那儿贴上了。(我看了那个滑沙的视频)那是我拍的,他说我要给大家展示一下滑沙,他说我从小滑这个,因为那个沙子清洁度非常高,他就跟我说,我一下这么走就能走下去,我说我不相信,因为我没见过,他说我给你演示一下,他走走,一开始还挺顺的,“刷”就滑倒了,整个人就这样滚,为什么没拍到呢?我笑得已经把相机放下了,我放下笑,我再拿相机的时候他裤子就开了,因为那条裤子紧,很有意思。

搜狐娱乐:还记得第一次见他是什么样子吗?

郑云龙:他比现在要瘦20斤,你去想象一下现在的他再瘦20斤是什么样的,我第一次见他就这样,他就感觉有点营养不良那感觉,因为一看他…因为他胃不好,吸收特别不好,头发非常长,鬓角到这儿,对,就那种风格。

搜狐娱乐:作为十年朋友,最欣赏他哪一点?

郑云龙:十年来的坚持。作为朋友,嘎子其实我跟他很像的一点,我们俩心里很善良,这个是我们俩能成为很好朋友的前提,因为我们都不是…我们的想法很单纯有些时候,为了艺术也好,为了舞台也好,那种想法是非常单纯和干净的,对。

搜狐娱乐:前几天北舞09级音乐剧班聚会了,见到老师同学有什么感触?

郑云龙:感触非常深,大家都喝大了,聊了太多事了,上学时候的事儿,有唱有跳的。(喝大了酒品好吗?)非常好。(只是睡觉吗?)对。

搜狐娱乐:毕业十年是人生一大节点,对自己现在的成绩满意吗?

郑云龙:还好,还可以。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