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生活 > 娱闻 > 《哪吒》导演:社会推崇网红脸,我们想用丑哪吒打破成见

《哪吒》导演:社会推崇网红脸,我们想用丑哪吒打破成见

时间:2019-07-30 14:05:34 来源:搜狐娱乐

搜狐娱乐讯 (哈麦/文 小明/视频)万万没想到的是,今年冷清的暑期档,被一部国产动画电影《哪吒》引爆了。这部片上映首周末三天,累计总票房突破了7亿。工作日的周一,仍在以单日近2亿的速度在增长。照此走势,预测其最终票房很可能突破30亿。

这样的结果,看似偶然,但如果要听听幕后故事,你就可能觉得它的成功也是一种必然。

导演饺子大学学医,后转行做动画,当年找工作撞过无数南墙。十年前,他曾因一部动画短片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一度小有名气。五年前,才得到机会着手做《哪吒》。这中间,经历了诸多的磨难,也得益于他的坚持,才有了今天这部让大家交口称赞的作品。

打破成见、逆天改命,这个主题给观众的感觉是那么的燃。那是因为,它不只是一个口号,电影里不信命的哪吒,就像是现实里的饺子。

“只要能回本,就能继续做下去,就有机会”

这个采访是在《哪吒》上映之前,那几天,电影已经做过大范围点映,口碑非常好,但是导演饺子还是没有认真想过票房会有多少这个问题,他的心态还是“尽人事而后听天命”。

做这部电影,他最初的预想只是“能回本”就可以,因为能回本,就有机会继续做下去。就不会像过往那样,一直走在找不到合适机会的路上,一直“沉闷”着。

早在十年前,饺子就小有名气过。那时候他做了一部动画短片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,在网络上收获了非常高的点击量,豆瓣评分高达8.7分,也在不少国内外影展上拿过动画短片奖。这部16分钟动画是饺子一个人花三年半时间做出来的,他用自己非常独特的幽默方式,讲了一个滑稽、荒诞、富有寓意的反战故事,被很多人评为天才之作。

但在当时国产动画还看不到前景的市场环境下,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并没有很快让饺子改命。除了在微电影正火的2013年前后为视频网站拍了一部19分钟短片《老板的女人》算是他名下的第二个作品,其他时间,饺子就干一件事,“到处接单,养活自己和团队。”

这期间,他也在不断的找机会,希望能做出自己的动画作品来。当然,也得到了一些机会。但都无法进展下去,最终全夭折了。饺子称那些机会都是“错误的时间遇到的错误的机会”。

真正的转机出现在2015年。那时候,《大圣归来》还没有出来。那时候,光线就已经在动画领域开始大力布局,不仅扩大自家的动画团队成立了彩条屋影业,还到处搜罗动画做得不错的团队和个人,多数用入股的方式绑定。

就因为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这部短片,光线彩条屋的负责人去找了饺子,希望合作做一部动画电影。当时给出的条件很宽松,题材不限,随饺子的团队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“我学医的转行做动画,承受了很多偏见,撞了很多南墙”

饺子从小就喜欢画画,最早想当个漫画家。但是后来发现,漫画家养活不了自己,首先还是糊口更重要。因为父母都是医院的,感觉学医还是最靠谱的,所以读了医学院。在大学期间因为接触了Maya开始着迷于动画,最终又折回了自己喜欢的方向。

但一个学医的,转行做动画,又是在成都那样一个产业环境并不成熟的环境里,一点儿都不容易,最基本的找份工作都成难题。“我又没有进一些培训班,如果进了培训班,会有老师介绍一些工作机会给你,还有同学出去了之后也会互相帮忙,介绍一些工作机会。我转行之后就是自己到处瞎撞,到处瞎找,也没有人推荐。”

这个过程中,饺子四处“撞南墙”,感觉自己“承受了很多偏见”。

所以当光线不设要求,要他做一部动画的时候,他首先就从自身最强烈的感受出发想故事。“打破成见,扭转命运。”饺子想到了这个主题。而他曾经很喜欢的动画人物哪吒,就是一个挺叛逆的少年英雄形象,就非常适合承载这么一个主题。

饺子希望通过带有这种精神的一部电影,让和自己有相同经历的人,让那些还在奋斗道路上的人,能感受到一些温暖和希望。

“每次到光线提交剧本,是硬着头皮来的,就是来接受批判大会”

所以光线决定投资之后,饺子就提交了《哪吒》这个提案。然后从大纲到剧本,开始一遍一遍地磨。

回想起写剧本的过程,饺子说就没顺利过。尤其是每次到光线提交剧本的时候,他都感觉是硬着头皮去的,去了就是“接受批判大会”。“这边的方式是我交过来剧本,差不多几十个人看了之后,都会提自己不同的意见,然后这意见综合在一起,反馈给我。所以来了之后呢,就批判大会,大家一起。有什么缺点,我认罪,我改。剧本这个东西是一个有机体,就像一个人,你改了一个静脉,肯定牵一而发动全身,所以大部分时间就是耗在这些上。很多的议案,感觉是他们提了个小意见,都是让我非常崩溃的,因为那小意见一动,整个都动了。”

除了哪吒这个一开始就定位准了的核心人物,其他人物以及与之相关的剧情,都是在一次次的改动中慢慢成熟的。比如敖丙,一开始写的是被哪吒给杀掉了,但最终变成了在哪吒的影响下开悟,和他一起联手对抗命运。

“这个社会推崇网红脸,但我们希望做出一些新的东西来”

敖丙和哪吒,两大主角,一个难在定位上,一个难在形象设计上。

电影预告片出了之后,很多人都被哪吒的丑震撼到了。大家更容易接受的,是敖丙的美少年形象。但看过电影后,这种“偏见”完全改观,反而觉得哪吒可爱了起来。

饺子说,在一开始设计哪吒形象的时候,真的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版本都有,有萌的、乖的、可爱的、英俊的,总数超过100版。

“用我们设计师的话来说,设计这种人见人爱的,一比一个准,太容易了,闭着眼睛都能画得出来。就像是整容整成了网红脸,那真的是挺容易的,因为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东西。所以呢,设计敖丙会容易的多,设计哪吒真的是抠破了我们脑袋。”

最终,选择了现在这版。因为主创团队想有一些新的尝试,也是强化“打破成见”这个主题。“现在真的是一个看脸的社会,大家都非常推崇网红脸、明星脸,但我们希望做出一些新的东西来。观众们如果进了电影院,喜欢上哪吒,也是打破成见的一个过程,这样更具有现实意义。也可以让人们产生更多的反思,不能只看脸,还要看一些内在的东西。”

另外从剧情发展的角度来看,饺子觉得哪吒如果像一个阳光小正太,像个三好学生、有为青年,陈塘关百姓对他的歧视和偏见也站不住脚。大家那么恨他,他就必须是魔化的一个东西。

“古典作品里的糟粕一定要看得到,不要无脑式的全接收。”

在和父母的关系上,《哪吒》也做了非常大的改编。尤其是哪吒和父亲的关系,跟传统故事完全不一样。这个改变可以说非常现代非常成功,让很多观众动容落泪。

饺子对《封神演义》里哪吒和他父亲的那种关系很不认同,他觉得那是具有时代局限性的。

“《封神演义》塑造的他父亲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反派,他父亲也是有很多考量的,包括对陈塘关百姓的交代,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名誉、地位。但是哪吒也真不是一个好儿子,从头到尾就没怎么尊重过他爹,一直都是闹别扭。他其实认的是他的前世投胎的师傅,就是太乙真人,他爹的话他从来不管的。

李靖拿着这么一个儿子也挺头疼的,到最后,实在是犯了众怒了,把陈塘关百姓都牵连成这样了,所以说不得不把哪吒逼到绝境。当时哪吒也是自杀,他是削肉还母,削骨还父。

后来哪吒复活了之后,和他爸的关系是什么样?其实他爸并不是这么罪不可恕,但是他把他爸真是赶上了绝路,一直追杀,一直不放。最后是有一个神仙赐给了李靖一个宝塔,镇压哪吒。最后哪吒就放出一句话,你有宝塔在,我不动你,你只要哪天没拿宝塔了,我一枪戳死你。所以托塔李天王为什么一直托着塔,那么累都托着,他不敢离手。”

饺子觉得在现代文明这么开化的情况下,大家不会再认同这样的父子关系了。

“那个时代编的是那个时代观众看的东西。古代的时代本来就会更残忍,就像凌迟处死这些刑法,在古代是合理合法的,大家还觉得,你叛国了,你欺君了,然后大家一起来看你被凌迟处死,大家都高声叫好。而且凌迟处死割下来的肉,还要给这些围观群众分来吃了。在当时的人心目当中,觉得这是正义的做法。如果放到现在来,完全不能接受,这是反人类的。”

而且像其中哪吒“削肉还母,削骨还父”的情节,饺子设想,如果用动画直接表现出来,就太血腥太残暴了。“这世界上不是有十大禁片嘛,如果真还原出来了,那就成十一大禁片了。虽然把以前的这些古典作品推到了经典的位子,但这里面的糟粕,我们要冷静,一定要看得到,不要无脑式的全接收。”

“做一部面向年轻人的电影,思想性一定要能经得起深挖的”

这部电影,之所以能吸引到全年龄段的观众,就在于把平衡做到了很好。

在亲情关系上,非常符合当代的时代精神。但同时又抓住了传统里最核心最精华的部分,比如其中蕴含的阴阳哲学和善恶辩证。

哪吒本来是投胎的官家娃儿,被寄予了厚望的,结果命运捉弄,成了魔丸。而敖丙这个被囚在海底炼狱的龙族之后,却得到了灵珠。到最后,魔丸实现了心性的转变,由恶向善,反而灵珠差点为祸人间。

饺子说,他最开始就是想做一部面向年轻人的电影,所以思想性一定是要能经得起深挖的。如果直接做成像传统故事里面那样,善恶就太分明了,人物也就太脸谱化了。“我是希望善中有恶,恶中有善。这里面像哪吒、申公豹、敖丙、龙王他们受到的待遇都是一样的。最后为什么哪吒能够向善呢?是因为有他父母的包容和爱。敖丙也是受到了哪吒的感化。所以善恶是互相转化的。这样我想挖出更多深层次的东西来。”

这种深层次的东西,再往开引申,放到现在的环境下,比如不能随便给别人贴标签。“一旦贴了标签,你就认定他是这种人。而且他如果知道了这个标签,他也会反向催眠自己就是这种人。如果贴了好的标签,还好。贴了坏的标签,这就是一个互相反馈了。”

“老港片里有很多值得吸收的营养,也是中华文化一脉相承的”

这种平衡还体现在拉近和观众的距离上。本来一个悲剧内核的传统故事,变成了“逆天改命”的正剧,而且加入了很多喜剧元素。从人物设计上,肥的像猪骑着猪还说着川普的太乙真人,以及说话总是停顿的申公豹,这两个主要人物就是负责搞笑的。

可能有少数观众对于放屁助滚动、喝鼻涕、裤裆藏宝、指纹解锁、哥很寂寞等等这些港式屎尿屁和当下潮流段子并不喜欢,但对于大众来说,喜剧才是最喜闻乐见的。

饺子说自己本来就很喜欢喜剧,也很喜欢动作片,所以动作、喜剧,当然都要。

《哪吒》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大杂烩,东方传统的神话故事,西方电影惯用的那种爱拯救一切的主题,日式动画的那种激烈、凌厉的打斗风格,好莱坞动画一样的技术手段,港式喜剧的搞笑,所有佐料融为一炉,就像炼丹。

饺子和所有80后一样,都经历了看港片,看好莱坞电影,看日本电影,看全世界各种电影的过程,这种吸收本来就是大杂烩的。在他的第一部短片《打,打个大西瓜》末尾,他列了一个致敬名单,包括Disney、万籁鸣、手塚治虫、宫崎骏、押井守、大友克洋、PIXAR、鸟山明、李安、黑泽明、余秋雨、金庸、小岛秀夫、成龙、李连杰、周星驰、易中天、于丹、马云、史玉柱、李嘉诚,也是东方西方,各个领域,非常的杂。

饺子认为每个人创作都是以前看过的所有的东西的映射,不可能凭空产生出一个新的东西来。创作就是吸收的东西沉淀和提炼了以后,呈现出来的新的东西。比如老港片,他觉得里面就有很多值得吸收的营养,又因为和中华文化是一脉相承的,所以一些表现方式和风格很容易在我们这个文化圈得到认可。

“亏着本不惜一切代价,到最后已经弄的弹尽粮绝”

事实证明,从观众出发,尊重观众,用心创作,最终是能得到回报的。

饺子说,以前,大部分动画人都是一股脑想怎么样压低成本,尽量出一个作品能够回本,都是往这个方向去考虑。这样一种循环的结果,让观众对国产动画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低幼、粗劣的阶段,心都凉了。

《大圣归来》的成功终于让动画人意识到,真正认真、用心做出一个好东西的时候,中国观众是非常支持国产动画的。也是《大圣归来》的成功给了饺子团队鼓舞。“我们做《哪吒》的时候就是本着这个思路,本着这条心,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。”

但这种不惜一切代价并不是说资金十分充裕,可以放开了手脚大干一场。事实上,《哪吒》在资金上“非常欠缺”。“我们说不惜一切代价是亏着本的不惜一切代价,到最后已经弄的弹尽粮绝。有的东西我们还想继续磨下去,就实在没钱了,实在磨不动了。毕竟也会考虑投资回报。作为我的第一个动画大电影,能得到一定的投资,有这种机会,我都觉得非常的幸运,所以尽量把一分钱掰成两分来花。”

饺子有一个信念,就是“真心换真心”。他坚信,每一部作品都真心实意地去做,就一定能换来观众的支持。《哪吒》已经给了他证明,也让他完成了“打破成见,逆天改命”。

接下来,不论是投资方,还是观众,都在等着他大展拳脚,更多地发光发热了。

在《哪吒》的首映看片会上,《大圣归来》导演田晓鹏前去捧场,在评价这位同行时,他说:“在我们动画江湖里,有很多人是浪得虚名,比如我。还有很多人是绝世高手,比如饺子。我跟饺子这么熟,我知道他一定会出来,他一定会大放异彩。这次是他重出江湖,他未来的路是不可限量的。”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