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生活 > 影娱 > 新一代的“郭敬明”得不到我的肯定 只能用“会写字”来描述

新一代的“郭敬明”得不到我的肯定 只能用“会写字”来描述

时间:2018-11-23 10:59:17 来源:搜狐娱乐

如硬糖君般的中老年人每天都求知若渴,生怕被时代抛下:年轻人都看什么影剧、年轻人都看什么网文、年轻人都玩什么游戏、年轻人都如何社交、年轻人都如何约炮……但居然把最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——年轻人都看什么书?

此前金庸先生过世时,硬糖君就作为“资深95后观察者”被同行问了一个严肃的问题:“95后还看金庸吗”。这个问题有些难回答,欢迎95后留言作答。但年轻人看什么书,谁是新一代的“郭敬明”,最近有人帮我们做了一场市场调查。

热衷打榜的微博终于把主意打到了作家们身上。不过,微博图书举办的“2018票选你喜爱的作家”活动,起初并未引起读者们的重视。拜托,谁家看个书还要去微博打榜啊!

11月22日成绩

微博自创的榜单不像起点、晋江的榜单那样直接和流量、利益挂钩,也没什么权威性。而且是纯文学、网络文学、通俗出版文学、甚至自媒体的混战,实在太古怪了。

但是,有人就重视了!还拿出了吴亦凡粉丝给凡凡去iTunes打榜的劲头。网红作家沈氏夫夫的粉丝,将该榜单视为自己偶像的C位出道之战,使用标准的饭圈应援打榜手法,一度将沈氏夫夫投到了第一、二名。(抱歉,硬糖君没能保存这历史性的一刻)

然而,还没来得及享受胜利的喜悦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“不怕没好事儿,就怕没好人”。江南老贼不好好写书,暗戳戳给自己投票,还“不小心”被分享了出来,整个场面立刻失控。

江南的读者一旦知道了这个活动,一边嘲笑江南,一边顺手给江南投票。还有一部分群众脑洞清奇,抱着催更的目标投给了隔壁南派三叔。这一下两位老人家票数飙升,江南更是位居榜首。

这让认真打榜的“沈氏夫夫”粉丝看不下去了。而且有趣的是:他们好像并不认识江南!大概觉得江南是哪里跑出来的野鸡作家吧,沈氏粉丝开始举报江南刷票,还紧急启动了反黑组。

这样无知的行为终于惹怒了一众网友,纷纷表示要帮助各位作家跨栏。很快“沈氏夫夫”的名次就降到十几名,期间还发了道歉声明,但网友显然并不买账。

除了这件事情本身比较好笑之外,硬糖君更好奇这“沈氏夫夫”究竟是谁?还有张皓宸、苑子豪、苑子文……他们都谁啊!怎么名字和头像都像网剧男三号,不像作家啊。

是的!他们正是这些年文学界新兴的一股神秘力量。靠卖腐、秀恩爱、励志、熬鸡汤,以小学生文笔迅速蹿红为作家中的流量担当。

粉丝对他们的爱,始于颜值、陷于生活、忠于人设,他们就是网红作家!

卖书不如卖生活

与以郭敬明为代表的“80后”出版青春文学不同,沈肯尼等人走红于互联网时代,他们的身份更近于网红,写书不过是他们庞大产业链的一个流量入口。

他们大多是90后,外形清秀,女性读者居多。他们都喜欢在微博上发布生活日常,参加过综艺节目、接过品牌代言,或是创立了自己的消费品品牌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们就是今日写字界(对不起,不想用文学界,又找不到合适的词)的“流量明星”。

沈氏夫夫

简单来说,他们在写字界,就相当于娱乐圈里没有作品,但仍能靠街拍、杂志封面、微博热搜、广告代言来快活度日的流量明星。

他们出版的书几乎就是他们抒发感情的长微博。可能套路不尽相同,但宗旨都是贩卖生活,真正做到了人书合一。

像沈氏夫夫、麦洛洛等基佬派,写的就是恩爱。

沈肯尼、沈煜伦二人是网红CP,大概在2012年前后火起来。当时沈肯尼是青春写手,出版过小说《沈肯尼成长日志》,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。

但与其说是书,不如说是恋爱小段子,基本就是“一位忧郁的王子终于等来了他的白马王子”。后来沈煜伦也走入大众视野,满足了一众低龄腐女嗑真人cp的心愿。俩人的微博就是大型虐狗现场,毫不顾忌的卖腐。人设自然都是留学归来的高富帅小言人设,让大批女粉毫无抵抗力。

而苑子豪、苑子文则是青春文学必备的励志派。

他俩刚“出道”就顶着“北大最帅双胞胎”的名号,“北大学霸”和“胖子变帅哥”的励志故事被写成了《愿我的世界总有你二分之一》,成了不少高三学生的精神食粮。

上大学后仍然是相同套路,写了好几本讲述自己的大学生活。但画风近来有些跑偏,亲兄弟卖腐也是有点辣眼睛,德国骨科警告啊。

苑子豪、苑子文

张皓宸、卢思浩则是传统的心灵鸡汤派,接过老一辈陆琪、张嘉佳老师的枪,但迭代为主要经营写作者自己的“暖”。

这点从他们的书名就能看出来:《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》、《谢谢自己够勇敢》、《你也走了很远的路吧》……治愈系内容配上治愈系的脸,药效加量不加价。

张皓宸

其余吴大伟写的是和妹妹的亲情、大冰写的是自己的情怀……无论是哪一种感情,他们都做到了用一本本书成功推销自己。与其说是卖书,不如说他们卖生活、卖人设。

大冰

众生皆苦,唯有你是浓汤宝

试问,谁年轻的时候没看过几本鸡汤小论文呢?

只不过硬糖君小时候看的是刘墉和龙应台,更古早的人看《读者》、《青年文摘》,而这届年轻人看的是苑子豪、苑子文。鸡汤是每个时代的必需品,或者现在的年轻人更愿意洋气的形容为:“治愈系”。

当苦闷的年轻人看到这一篇篇治愈的文字,仿佛写到了心坎里,每篇都像在写自己的故事,并为自己点出了人生的道理和方向。而互联网时代,这些作者显然更懂戳中读者的点。

有的戳中了大龄女青年的小心脏,不生孩子、不结婚没关系、一定要活出自己;有的戳中了那些叛逆青年的小励志,人生还有很多种选择,不必走大多数人的路;有的戳中了单身狗的小心灵,自己谈不成恋爱,看别人虐狗也是极好的。

关键是,这些还不是纸上谈兵,作者讲述的可是亲身经历的故事!更有代入感,也让这口“心灵鸡汤”更好味,是真正老母鸡炖出来的哦。

作者们写的不是书,是生活;读者们看的也不是书,而是作者本人。很多读者会把“长得萌”、“微博内容好看”、“就是喜欢他这个人”挂在嘴边。他们会加入作者的后援会,自发地在微博、贴吧和活动现场为作者应援。本质上,这和粉丝喜欢明星偶像没有什么区别。

张皓宸

“书圈”的应援文化正发展得如火如荼。

这些年轻的作者随随便便一个签售会就能吸引上千粉丝,签名、握手、拍照、聊天,跟明星签售并无差别。他们的微博粉丝都近千万,甚至超过不少小流量明星。他们的粉丝也是战斗力不俗,这点从这次打榜事件就能看出。

这些粉丝充分践行了饭圈准则,投票、充数据、反黑、撕逼,一个不能少。

每一个流量明星背后,站立着无数的“数据女工”,是他们共同制造了偶像。网红作家也是一样,这些粉丝专注炒数据,不仅是书的销量,还要去买代言的产品、支持作者的其他业务,饭圈文化果然深入人心。

一切为了“带货”

但网红作家只是个由头,这些“流量”们的终点绝不止于作家。且不止是传统的书籍IP开发,网红作家还能泛娱乐开发自己的人格IP。

除了写书之外,他们还可以做直播、做周边产品,如衣服、化妆品等。商业化之外还可以明星化,出单曲、拍电影、上综艺。总而言之,书,只是一个噱头,一个砝码。

现在的标准逻辑是:先成为网红,再出书成为作家。靠着粉丝搞出签售的数据、榜单的数据,只要数据够漂亮,就能够唬住路人。不仅能够让粉丝社群感受到认同感和凝聚力,还能够让商家看到其商业价值,这就成功了第一步。

接下来就是五花八门的商业化、明星化。一般网红的配套产业就是微商,这些网红作家几乎都有自己的原创品牌。

北大“双胞胎作家”之一的苑子文,创立了护肤品牌“源本初见”;被称为“中国好哥哥”的吴大伟,则是护肤品牌“朴尔因子”的CEO;沈氏夫夫是护肤品柯恩世家的创始人。

与韩寒、郭敬明们历经数年才成功影视化不同,现在的网红作家只要有人气,作品很快就能被影视化。

即使“治愈风”故事类作品,注重情绪氛围、情节较零散、转化为影视的能力较弱。但有着大量的粉丝基础,粉丝对这类影视作品也有很大需求。目前张皓宸、周宏翔的多部作品都在开发过程中。

明星化也成了不少网红作家商业化的首选,即使不是科班出身,但只要有粉丝、有颜值,混娱乐圈也不是什么难事儿。沈煜伦已经出了五首单曲,还拿到了一个2018年“年度最流行·风向指标男歌手”奖;

苑子文、苑子豪今年则成了沙宣的品牌挚友,苑子文还出演了《艳势番之新青年》。

网红作家可谓是名利双收。不过既然他们的本质是靠人设,那就难免有翻车的可能,维系流量的基础并不牢靠。像沈氏夫夫的恩爱人设,就曾被挖出好多黑料,人设坍塌,一段时间粉丝大规模脱粉。

网红作家的本质还是粉丝运营,营销到位人人都能成作家。瞧瞧这些网红作家的小学生文笔,硬糖君对自己的文笔简直充满了信心。

怎么办,看着这些新一代流量作家,硬糖君有点想给郭敬明平反了。说他们是“新一代的郭敬明”,那都是侮辱了郭敬明!

分享到: